巅峰运动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 >

休谟人性论-人性论什么意思

发布时间:2020-10-17

导读
前沿是休谟讨论的出发点阐述,比如人性是所谓明或暗、恶与善还是其他等问题,诸多的已有讨论和纷争。《人性论》共分为四个部分,分别是引论、论知性、论情感、道德学等。在第一...

前沿是休谟讨论的出发点阐述,比如人性是所谓明或暗、恶与善还是其他等问题,诸多的已有讨论和纷争。

《人性论》共分为四个部分,分别是引论、论知性、论情感、道德学等。在第一卷《论知性》中,休谟着重探讨了人的观念问题。他首先从总体上论述观念的一般特点及其相互关系,接着进一步论述空间和时间观念,最后在第一卷的末尾重点论述人的理性。如果说在《人性论》第一卷休谟探讨的主要是理性问题,那么在第二卷中休谟则重点探讨理性的对立面——情感。在这一卷中,休谟主要探讨了三种类型的情感:一是骄傲与谦卑;二是爱与恨;三是意志与直接情感。在对这些基本问题进行详尽的论述之后,休谟在第三卷中又对道德学问题进行探究。有人认为《人性论》的重点是在第一卷和第二卷,其实不是。前两卷确实论述很详尽,但那是休谟为了讨论问题所做的准备。正由于前面已经说清问题的关键,所以在第三卷中只需轻轻点明自己的观点即可,不必再做长篇大论,这样才有四两拨千斤之效。人性论当然不是休谟的创造。但是,休谟的人性论确实有自己的特点。他在《人性论》一书的《引论》中说,他要使对人性原理的说明,成为“一个建立在几乎全新的基础上的完整的科学体系”,即“必须建立在经验和观察之上”。这也就是他所说的,“在精神科学中采用实验推理方式”的基本精神。一方面要反对先验的立论方法;另一方面要在观察和实验的基础上建立一个普遍的人性理论,这就使得休谟的人性论不同于从先验的假设出发进行推论的人性学说。他注重的是观察和经验,这是休谟人性论的方法论特征。此外,休谟人性论的另一个特点是否定了“人是理性的动物”这一传统的观念,也否定了笛卡儿的主张。他强调“理性是并且也应该是情感的奴隶,除了服务和服从情感之外,再不能有任何其他的作用”。在他的想法里面,理性无力影响人们的行动,亦无力主导人们的道德活动,能够影响或主导人们做出道德判断或实践道德行动的机制,是人性中的一些激情。因此,考察人性、考察人类行为及其真实动机,就要考察人们的实在的情感,尤其需要注意那种易于被误认为是理性的“平静的欲望”。休谟在《人性论》中首创一种“不争论的智慧”。休谟认为,与两类人的争论是愚蠢的:一类是固执己见者,与这类人争论最令人厌烦;另一类是那些内心完全不坦诚者。休谟说,这类人“不是真正笃信他们为之辩护的思想观点,他们之所以会无休止地争论,或是出于装模作样,或是出于逆反心理,或是出于炫耀自己具有超群的聪明才智的独创性”。休谟认为,要让这两种类型的争论者用任何不带感情的逻辑推理接受一些比较正确的原理,是没有指望的。休谟的药方是:“转变这种辩论对手的唯一方法就是不理睬他,他本人也至少会由于觉得厌烦而转到常识和理性一边。”古今中外,人性相通,休谟的见解与邓小平倡导的“不争论”观点,有异曲同工之妙,发人深省。休谟的另一个创见是发现“事实判断”与“道德判断”的区别。这一发现,对于澄清人类的思想至关重要。“事实判断”要人们谨慎地探索事物的真相,其最高的原则是真与伪,追求的是知识的准确性。这就必须以理性的方式从观察入手,考察事情的起源、过程、性质与一般特征,“澄清并确定普遍的事实”。“事实判断”是“科学判断”,其联系词是“是”或“不是”,而“道德判断”则是一种人类的主观评价,是一种源自情感与激情的价值认知,其联系词是“应该”或“不应该”。道德上的善恶判断不是陈述行为实际是什么,而是表达行为是否正当,是否合理。休谟认为,“事实判断”优先于“道德判断”,必须首先使用我们的探究才能或智力来让我们弄清事实,必须把所有的道德决定或情感悬置一段时间。休谟的这种清明的知识论完全可以消除大量的思想混乱,其现实意义是不言而喻的。

人性论:关于人的共同本质的理论。通常指撇开人的社会性和阶级性去解释人的共同本质的观点或学说。

在欧洲,文艺复兴后的资产阶级提出了以提倡个人解放为主要内容的人性论,在当时具有反封建的作用。

马克思主义认为,人性是人的自然属性和社会属性的统一,在有阶级的社会里,人的社会性包含着人的阶级性,所以只有具体的人性,而抽象的所谓人类共有的人性是不存在的。

儒家“性善论”是战国中期人孟子提出,他是孔子学说的继承人和发展人,也是他创造了儒家哲学的唯心主义理论体系。他认为人生来就具有天赋的“善端”,具有一种先验的道德观念的萌芽,这是人异于禽兽、高于禽兽的本质的特征。他说:“人性之善也,犹水之就下也。人无有不善,水无有不下……人皆有不忍人之心……无恻隐之心,非人也;无羞恶之心,非人也;无辞让之心,非人也;无是非之心,非人也。恻隐之心,仁之端也;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人之有是四端也,犹其有四体也。”孟子的性善论作为儒家的正统思想,传播广泛,影响深远,以至宋代启蒙读物《三字经》开篇就云:“人之初,性本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