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运动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 >

臧天朔梦蝶-周梦蝶诗歌解读

发布时间:2020-09-14

导读
周梦蝶的《善哉十行》善哉十行人远天涯远?若欲相见即得相见。善哉善哉你说你心里有绿色出门便是草。乃至你说若欲相见,更不劳流萤提灯引路不须于蕉窗下久立不须于前庭以玉钗敲...

周梦蝶的《善哉十行》善哉十行人远天涯远?若欲相见即得相见。善哉善哉你说你心里有绿色出门便是草。乃至你说若欲相见,更不劳流萤提灯引路不须于蕉窗下久立不须于前庭以玉钗敲砌竹若欲相见,只须于悄无人处呼名,乃至只须于心头一热一跳,微微微微微微一热一跳一热

当然是庄周梦见了蝴蝶,庄周变成蝴蝶是庄之幸,可以自由飞翔无拘无束,如果是蝴蝶梦见了庄周,乃是蝴蝶之悲哀。

坊间盛传的雍正皇帝出家诗也可能受其影响,不妨找来一读。

我还是蝴蝶的时候,做过一个梦我梦到我成了一个很普通的人,他们喊我庄周。

在那个梦里我曾心悦过一个很优秀的人。我透过窗口看到他,那个人有金色的眼眸,他曾经在我的眼前一遍一遍的走过,但是从来没有为我停留。

我看着他笔下有惊艳的水墨画,他的落笔成诗烟飞云动,他站在好多人仰望的地方,双肩染碧两袖清风。

我躲在角落里,曾有幸和他离得很近很近。他的眼睛里带着清浅的笑,恰好抬头托起我身侧的那株藤萝花,认真的嗅。

我就在离他一个指尖的距离,看的到他眼睛里的光,还有他爱着整个世界的柔软。

当时我想,哇,他像是一个骑士,从脑海深处披荆斩棘而来,身披七彩云朵,来让我倾慕。

然后我就一直跟着他啊,看他奔跑看他打闹,看他最终去了离我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了长白山脚下。

我看着他变成了一团越来越浅的白雾,虽不清楚,却一直笼罩在我视线。

我决定不再做以前的庄周我要变得像我见过的那个骑士。

然后我开始走自己的路,我看了一本又一本的书,走过一个又一个地方,流过一滴又一滴的眼泪,写下一段又一段成长。

我走啊走啊,那条路像是没有尽头也没有光明我陷入了混沌。

然后我突然的惊醒。我发现我自己是一只蝴蝶。

我是庄周。在我还是庄周的时候,我梦到过一只蝴蝶。

那只蝴蝶追着我的骑士飞啊飞,我就跟着蝴蝶追啊追。

蝴蝶在追他,我在追蝴蝶。后来我发现那只蝴蝶不见了,而我在飞啊飞。

我的骑士也不见了,我作为蝴蝶的一生可能再也见不到那个眼睛里有光的骑士,可是我不会忘了他,因为我曾豁出一切追逐过他,因为他我才变成了蝴蝶。

我是庄周。我梦到了一个骑士。有蝴蝶在追骑士。

梦的后来我变成了那只蝴蝶。蝴蝶做了一个梦。

蝴蝶变成了庄周。庄周爱上一个骑士有庄周在追骑士。

梦的后来他变成了那只蝴蝶。我是庄周。我因为追逐而变成了一只蝴蝶。

我很难过,却很值得。骑士是我的劫,他让我忘记自己是谁,让我痛苦让我折磨让我不甘于做自己的庄周,我的梦里心里眼里都是蝴蝶,这个劫变成了恩赐,他让我能走出自我,一步步靠近更好的他,让我透过更好的眼睛看见这个世界,然后我变成了蝴蝶。

不管是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不管是恩赐还是劫,所有的遇见,难过的还是温暖的,都给了我们成长。

不管一觉醒来发现梦想还是奢侈,还是发现自己已经站在河的对岸,我们收获的,都是更强大的自己。

我是庄周我不后悔。我是蝴蝶,我希望我记得我曾经是庄周。

以前庄周曾经梦见自己变成蝴蝶,欣然自得地飞舞着的一只蝴蝶,感到多么愉快和惬意啊!不知道自己原本是庄周。突然间醒起来,惊惶不定之间方知原来是我庄周。不知是庄周梦中变成蝴蝶呢,还是蝴蝶梦见自己变成庄周呢?庄周与蝴蝶那必定是有区别的。这就可叫做物、我的交合与变化

《孤独国》(1957)《还魂草》(1965)《十三朵白菊花》(2002)《约会》(2006)《有一种鸟或人》(2009)诗选《刹那》(2010)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诗人自冥想出发,咀嚼生命的浓黑,同时也起航温柔的想象,圣凡雪火、挣扎而难遣的悲情,一一凝铸为《孤独国》与《还魂草》。《十三朵白菊花》辑录的主要是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至九十年代的作品,诗人从世界边陲进入世界“里面”,真正寝食人间烟火,感受世间参差因缘。《约会》收录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迄世纪末的诗人作品,即事欣然,物我交融。颇有蒙庄化蝶之乐。《有一种鸟或人》是新世纪作品集,造词质朴纯净,笔端轻松幽默,一片诙谐从容之趣味。《刹那》是作者五册诗集的精选集,更是大陆出版最早、也是唯一的一本周梦蝶诗选。十月就像死亡那样肯定而真实你躺在这里。十字架上漆着和相思一般苍白的月色而蒙面人的马蹄声已远了这个专以盗梦为活的神窃他的脸是永远没有褶纹的风尘和抑郁折磨我的眉发我猛叩着额角。想着这是十月。所有美好的都已美好过了甚至夜夜来吊唁的蝶梦也冷了是的,至少你还有虚无留存你说。至少你已懂得什么是什么了是的,没有一种笑是铁打的甚至眼泪也不是树等光与影都成为果子时,你便怦然忆起昨日了。那时你的颜貌比元夜还典丽,雨雪不来,啄木鸟不来,甚至连一丝无聊时可以折磨自己的触须般的烦恼也没有。是火?还是什么驱使你冲破这地层?冷而硬的,你听见不,你血管中循环着的呐喊?“让我是一片叶吧!让霜染红,让流水轻轻行过……”于是一觉醒来便苍翠一片了!雪飞之夜,你便听见冷冷青鸟之鼓翼声。--------------------------------------------------------------------------------四句偈一只萤火虫,将世界从黑海里捞起——只要眼前有萤火虫半只,你我就没有痛哭和自缢的权利诗与创造上帝已经死了,尼采问:取而代之的是谁?“诗人!”水仙花的鬼魂王尔德忙不迭的接口说。不知道谁是谁的哥弟?上帝与诗人本一母同胞生:一般的手眼,一般的光环;看,谁更巍峨更谦虚谁乐于坐在谁的右边?有一种鸟或人有一种鸟或人老爱把蛋下在别家的巢里:甚至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把别家的巢当作自己的。而当第二天各大报以头条以特大字体在第一版堂皇发布之后我们的上帝连眉头一皱都不皱一皱只管眼观鼻鼻观心打他的瞌睡——想必也认为这是应该的了!